• 省政府新闻办批文·浙新办[2008]17号

  • 龙湾区唯一具有新闻发布资质网站

  • 温州市第一批文明网站

  • 温州市网络文化协会理事单位

  • 市级青年文明号参赛岗

微信 新浪微博 APP

您所在的位置: 您当前的位置 : 龙湾新闻网  ->  专题专栏  ->  人文龙湾 -> 正文

身处江湖恋故园 ——《民间姿态》《民间丰韵》创作的点滴

2020年01月17日 09:22:00来源:龙湾新闻网

  《民间丰韵》分享会!∠钌苄邸∩

  ■ 王勤福

  一片热闹,从龙湾区图书馆传来。

  一场品读会聚集了四面八方而来的文人,他们妙语连珠,讨论着《民间丰韵》,这本以纪实文学的形式刻画了龙湾本土各式各样人物的书籍。让我们也一起走进作者王勤福的世界,看看《民间姿态》,品品《民间丰韵》。

  龙湾,文化底蕴深厚,历史名人辈出。如今,传统和现代结合,又造就了一批文艺新人。

  (一)

  我是生于斯、长于斯,地地道道的龙湾人。那些熟悉的爱恨世界鲜亮如水,感动着我们。数一数当代的作家就可以窥一斑,莫言笔下的高密红高粱、刘亮程的小村庄,再到今日大红的李娟的阿勒泰……念兹在兹,便是爱的最好的表达方式。

  我热爱着自己的家乡,也依恋着自己的故园,感恩这方热土。发生在龙湾土地上的故事,都值得我去思考,去撰写。利用业余时间去搜集他们成长的故事,精彩的人生,于是就有了《民间丰韵》与《民间姿态》两本人物散文集。

  写了近80位人物,除少数几位是端倪可察的知名人士外,余均为名不见经传的“芸芸众生”,可谓是“草根人物”。如热心家乡文化建设马振忠先生……在这些文章中,人人有故事,个个有经历。他们是地地道道的龙湾人,平凡而普通,但他们的追求和信念,执着而坚定,精神令人感动。

  我也是一名“草根”,草根人写草根人,草根人写草根事,特别得心应手。

  (二)

  有人问我为什么对撰写人物独有情衷。其实也有些偶然。12年前,张雪梅同志正被下派到天河镇天风村当农村指导员。我被她的拼劲、干劲与爱心所感动。于是根据她工作的经历撰写了一篇《心会跟爱一起走》的文章,最后被《浙江民革》录用。这可以说是我撰写人物的一个开端。文章的发表给我了莫大的鼓励,从此对撰写人物信心满满。

  撰写艺术类人物的文章是在2009年之后。我先开始接触的是陈佐等罗峰艺社的一批友人。与他们朝夕相处,逐渐了解他们对艺术的不懈追求身同感受,于是就试着写写身边的“艺人”。第一篇写陈佐,《翰墨中透出军人气质》在《温州都市报·大观园》发表。在2010年至2013年之间,一年36期,我每月大致能发表一篇。同时,《温州都市报·草根》栏目也时常发我的艺术类草根人物。正是有这两个平台才有了第一本艺术类人物文集《民间姿态》。

  与此期间,恰逢龙湾区侨联编撰《龙湾侨联十周年画册》;龙湾统战部编撰《情系龙湾》;《今日龙湾》的开办;龙湾纪委与文联联合编著的《清风明月》等,我都担任了一部分人物的撰写。随后遇到一些重大节日,如建国、建党、改革开放三十年等,一些部门、街道也纷纷邀请我撰写一些先进人物。这样连续不间断发表引起了不少的反响,让大家慢慢熟悉了我的名字。人物创作进入了高峰期,至今大致创作了一百多篇人物传记。绝大部分文章被团中央、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及省、市、区报刊杂志刊登。

  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,诞生了一些拼搏职场的杰出人物与一些自强不息的“草根”人物,让我有了创作的源泉与激情。

  (三)

  我的文学梦想,萌发于读书时代。那时,每每有作文被老师当作范文赞赏有加,心中就有莫名的喜悦;镜哪炅,总感觉有好多的话从心灵里蹦出来,悄然跃在纸上,我的文学梦从那时起有了生命。

  2002年,网络文学方兴未艾,我学会了上网,一有闲暇时间,便坐在屏幕前,敲打文字,在网络里发表一些文章,在喧闹中寻找一份宁静,凭借灵感展翅飞向远方。

  从2003年1月在《温州晚报》开始发表处女作到2019年,已有16个年头了。在这个生命区段里,有欢欣与喜悦,也有一些尴尬与无奈。欣慰的是,出于对文学的爱好和热情,我都能够在一种“不以物喜、不以己悲”的心境中坚持写作。尤其是每次拿到载有自己文章的报纸或文学期刊,再读一遍变成铅字的文章时,那喜悦的神态就像钟情于土地的辛勤耕耘的农夫,在收获的稻坦上捧起一抔颗粒饱满的稻谷,然后再让谷粒从指缝里缓缓漏下一样。

  在创作的过程中,我也出现了“瓶颈”,许多人物的历程有诸多相同之处,写着写着就难以下笔。温州市作协主席程绍国先生前几年对我说,你的写作已经进入模式化,得改改了。也正因此,近几年我都不敢动笔,尤其是写人物的文章。虽然有时偶尔会写一个,觉得自己已是“江郎才尽”,无法给笔下的人物增光添彩。

  但我不想给自己的青春留遗憾,怕有些事一辈子都做不了。我是这样想的:“为普通人树碑立传——普通人的悲欢离合,普通人的精神金字塔,平凡人的喜怒哀乐!毙戳苏庑┢胀ㄈ,就算是一个普通人为万千普通人做的一件小事,一个小小的心愿。

  (四)

  早在十几年前,好多人鼓励我出本书。那时,我积累起来的文字足够出两本书。但我一直不想出书,认为出书是大方之家的事情,是作家的事儿。我一个平头百姓,又没有响当当名声,不想去凑什么热闹,告诫自己还是低调点好。虽然出一本文集,曾是我年少的一个梦想。

  但让人感动的是,我总会得到许多领导、老师、朋友与文友的帮助。在他们的鼓励与支持下,我沉静的心开始“骚动”,最终还是按捺不住,有了出书的冲动。第一本文集《民间姿态》终于在2013年3月正式出版。一本书的诞生有着诸多因缘。著名诗歌评论家骆寒超先生、著名学者章方松老师,对集子的出版十分欣喜与关心,在百忙中写了“序言”;著名书画家吴永龙先生题写了书名。第二本文集《民间丰韵》,本想在2016年出版,由于种种原因搁置了。经过多方努力,终于在2019年8月正式出版,与大家见面。

  出了书,总有人问,是不是很激动。不置可否。初稿完成拿出去见人,得到好评,激动;修改好最后签印,激动;书的封面和版式设计稿出来,有了书的雏形,激动;最后样书出来,看到了它的真身,激动。尤其能得到读到此书的人的认可,激动。激动在一步一步中消耗掉,剩下喜悦,小溪一样清甜的水清澈透亮,缓缓流动。

  以后还会不会写?应该会,毕竟还很年轻,尚能饭。但在继续写之前,先歇歇,累得慌。几年来,犹如一辆在高速路上行驶的汽车,想停而不得。电话、文债;文债、电话,接连不断,一直让人家追着屁股“逼债”。对于我来说,写作是没有功利可言的,只是于喧杂中找到一刻安宁,弘道并养心而已。希望自己能在2020年放下一切,宠辱不惊,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望天上云卷云舒。

  胸怀日月观沧海,身处江湖恋故园。谨以此文,献给所有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。感谢你们!

 。ū疚挠猩靖模

[编辑: trs接口] 
分享到:
下载

微博